中華文明探源|探尋“滿天星斗”中最燦爛的星

上海博物館團隊致力於研究長江下游早期文明。本文受訪者供圖

青年報記者 酈亮

在對中華文明起源的探尋中,上海博物館對上海福泉山遺址的長達幾十年的考古發掘無疑具有重大的影響。這不僅將上海的文明史一下子推到了6000年前,也為中華文明“5000多年”歷史長度的推斷的得出提供了重要的實證。

從青浦金山墳等遺址的考古,到從去年開始舉辦“何以中國”系列展覽,上海博物館一直是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積極參與者。就此,副館長陳杰有著自己的一番見解。

福泉山遺址總面積達到了100萬平方米,但每次發掘也就幾百平方米,“實際上我們的發掘對於一個遺址來講只是冰山一角。我們只有通過常年不間斷的努力工作,才能逐漸瞭解其更多的文化內涵。”

上海博物館一直是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積極參與者。陳杰副館長告訴青年報記者,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啟動於2001年,在2002年上海博物館就專門召開了一個“長江下游地區文明化進程學術研討會”。其實,對於中華早期文明的探尋一直是上博考古工作的重點課題,對於上海福泉山遺址的持續發掘研究就是一個例證。

陳杰介紹說,早在上世紀80年代,上博就開始對福泉山遺址進行了考古發掘。當年的考古發掘,發現“福泉山土墩”實際上是早期人工堆築的墓地,特別是在墓地中發現了一批良渚文化時期權貴墓葬。對於這種人工堆築成高臺墓地的形式,當時的專家將其稱為“土築金字塔”。福泉山遺址的考古發現為認識長江三角洲地區其他同類型遺址提供了重要線索,之後,浙江省良渚遺址陸續發現了反山墓地和瑤山墓地等,開啟了關於良渚文化研究的新篇章。

可以說,上博對福泉山遺址的發掘和研究,對認識中國早期文明具有關鍵性的作用。在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啟動之後,上博又對福泉山遺址進行了新一輪的考古發掘。陳杰說,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是以考古工作為基 礎,通過多學科合作,研究中國早期文明起源、發展、形成及其對於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考古工作主要聚焦于都邑性遺址(也就是古代大城市)或中心性聚落。前者如浙江良渚遺址、山西陶寺遺址、河南二里頭遺址、陝西的石峁遺址等,上海福泉山遺址則屬於區域中心性聚落的代表。陳杰說,考古學者對一個遺址的瞭解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就說福泉山遺址,這個遺址的總面積達到了100萬平方米,但每次發掘也就幾百平方米,“實際上我們的發掘對於一個遺址來講只是冰山一角。我們只有通過常年不間斷的努力工作,才能逐漸瞭解其更多的文化內涵。”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啟動之後,上博對福泉山遺址的發掘又有很多重要的成果。陳杰說,2010年他們在距離福泉山遺址250米的一個叫吳家場的地方就發現了一處良渚文化的高等級權貴墓地,出土了大量玉器和象牙權杖等。同時他們還發現,整個遺址的聚落很複雜,不僅有高等級墓葬,也有一般的墓葬。這些都可以反映在當時社會的一種禮儀制度,也可以反映社會分化或者社會階層的一個情況。

上海博物館副館長陳杰。

“長江下游地區早期文明的考古發掘和研究為5000多年中華文明提供了重要的實證。”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通過考古實證證實中華文明有著“5000多年”的歷史。2019年良渚遺址成為世界文化遺產,良渚文化活躍於距今5300年到4300年之間,以良渚遺址為代表,它被認為是東亞最早的國家形態。“長江下游地區早期文明的考古發掘和研究為5000多年中華文明提供了重要的實證。”陳杰說。

陳杰表示,上海地區的考古發現了比良渚時代更早的文化,比如馬家浜文化和崧澤文化。以上海地區崧澤遺址命名的崧

澤文化是良渚文化的前身,大約距今5800年前到5300年,這一時期已經出現明顯的社會分工、階層分化,出現了大型的中心性聚落,呈現出早期文明萌芽。所以現在說中華文明史有“5000多年”,上海的考古發現是提供了重要證據的。

除了福泉山遺址,在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開始之後,上博還對奉賢區的柘林遺址和青浦金山墳遺址等進行了考古發掘。陳杰介紹說,柘林遺址是古代海岸線上的一個良渚文化聚落。聚

落的規模較小,與福泉山遺址相比有一定的等級差別,它為人們認識良渚社會整體情況提供了重要材料。

在柘林遺址的墓葬中也發現了不少玉器,比如玉錐形器和玉鐲之類,反映了良渚社會整體經濟水平較高的狀況。而且在柘林墓地中還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就是有別於傳統良渚文化墓向,柘林遺址良渚文化墓葬大多為東西方向的。或許就是因為遺址臨近大海,所以在葬俗上有了不一樣的選擇。

“考古學家蘇秉琦老先生曾將中華早期文明的起源形容成‘滿天星斗’,那麼我覺得長江下游早期文明就是滿天星斗中最燦爛的那一顆。”

上海博物館去年啟動的“何以中國”系列展覽就是想借助博物館的平臺,引導公眾走近考古,讓人們瞭解整個中華文明從它的起源、形成到發展的過程。

“何以中國”的首展“宅茲中國——河南夏商周三代文明展”聚焦的是夏商周文明。河南地處中原腹地,地下文化資源非常豐富,根據河南地區考古發現所展現的夏商周文明是中華文明的形成的關鍵階段。

陳杰說,中華文明的形成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是多元一體的。如果說“宅茲中國”展聚焦夏商周,而當時國家的形態已經比較成熟,那麼今年計劃舉行的“何以中國”的第二個展覽就是一個關於長江下游早期文明的一個展覽。這個展覽會從崧澤文化講到良渚文化,距今5000多年到4000多年,一共1500年的發展歷程。比夏商周還要早。在陳杰看來,長江下游早期文明在中華文明起源中具有不可替代的獨特性。“考古學家蘇秉琦老先生曾將中華早期文明的起源形容成‘滿天星斗’,那麼我覺得長江下游早期文明就是滿天星斗中最燦爛的那一顆。”

從崧澤文化到良渚文化,長江下游早期文明的影響十分深遠。向北,在陝西石峁遺址都發現過良渚文化的遺物,向南,嶺南地區的石峽文化就顯然深受良渚文化的影響。陳杰說,長江下游早期文明的影響範圍非常大,這種影響通過文化的傳播和繼承,融入到包括夏商周甚至更往後的文化當中。

陳杰透露,“何以中國”的展覽有一個系統的計劃,目前已在商討籌劃後續展覽,希望公眾通過中國考古學的成果,更好地認識中華文明起源和發展的歷史脈絡、中華文明取得的燦爛成就以及對世界文明的重大貢獻。

青年報記者 酈亮